这本书一开始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以前只在书上看写着始皇帝以后的皇帝搬出孔子和儒家来保皇权,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仅仅是为了大家学习伦义道德。。。

费先生口述之前发表的文章,经过美国朋友的撰写,再翻译回中文的一本书。有中英对照。先生从他自己的角度发表自己的观点,老外写东西就是来的直接不含糊。

春秋战国之后,封建社会就完结了,中华帝国就进入了大一统的皇权社会,一直到现在,当然中间有偶尔的分裂。古老的封建社会完全是以血统维持政治和社会,不可逾越。也就无所谓造反,顶多就是皇家家族亲戚之间诸侯国打斗两下,还得有调停的。天子家永远就是天子家,诸侯永远是诸侯,大夫永远是大夫,士就一直是士,平民永远是平民。

天子或者诸侯不施仁政怎么办?士大夫就来了,到处游说,布道讲学。但终究这些都是道,跟政无关,他也不敢也不会去逾越权。王道合一了就天下平,反之霸道则人心失。孔子就定义了一套仁的行为规范,先让大家知道这个规范,当然他是希望上至天子诸侯下至士大夫们(应该不包含平民吧,那时候平民都不读书吧)都去践行的,至于是否执行全看个人了。

始皇帝一统后,天子没了,皇帝来了,全天下都是皇帝一个人的,可是麻烦的是,从陈涉起义开始,血统理论就再也站不住脚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刘家坐了庄后,于是乎孔孟的思想就大有用场了。有了不能违反政统的大前提,道统就是成了后来士门的追求目标了。这也是皇帝们最想要的。可是谁曾想,孔子的历史时代背景已经变了。。。

于是乎文人要么做官,要么归隐。做官的无非就是找个安全,给自己,给家族。整个社会成了一个无为管理的社会,生产归平民,自给自足,文人官家士绅们成了寄生阶级,也就会些武文弄墨的了。谈何进步,谈何创新。

直到帝国主义入侵,平民与士绅的乡村平衡局面被打破,士绅们搜刮钱财去消费工业品舶来品,平民们越来越凄惨直到活不下去了。于是乎整个社会的根基动摇了,终于有人找到了平民这个稻草,武装造反啦,又是一个皇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