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思想与声音

太平天国(史景迁)

朕在高天作天王,尔等在地为妖怪;

迷惑上帝子女心,腆然敢受人崇拜。

上帝差朕降凡间,妖魔诡计今何在;

朕统天军不容情,尔等妖魔须走快。

1847年的洪秀全真的是个谜,为什么一下子就这么豪情万丈。1837年科举失败后的梦境,1940年左右的广东局势,他的秀才之路久试不中的遭遇,还有正好此时基督教的传播(1832基督徒梁发的劝世良言应该算是对洪的启蒙),让洪火秀开始了信教传教之路。很多传教前辈不管国外的还是国内的都为了开辟了这条路。

最初的追随者:同村的洪仁轩,亲戚冯云山(冯甚至为洪开拓了桂平)。然后去了远房亲戚广西桂平受过他洗礼的人家。然后是那里的信徒杨秀清,萧朝贵,石达开(还捐巨资),金田的韦昌辉。还有天地会的罗大纲。终于在1850年洪一家在桂平团聚后,开始筹划反清。一开始纪律可是参考十诫!可惜天父天兄的杨萧及其他看重学问的人开始就有矛盾。1851年3月建立太平天国,9月攻入第一个城,永安。

这期间是否对别人道德要求严格的洪就有了妃子呢,估计有,但是有多少说不清,看起来能参考的都是满清后来的清算审判和一些人的招供,都懂得不能全部做数。然后是战略撤退,前往谁都不知道小天堂。然后是桂林,围攻了33天不得入放弃, 继续北上,差点在湘江蓑衣衣渡全军覆没。冯云山也战死。继续在一些小城如道州、彬州,招募,直到萧朝贵领兵去攻打长沙,无果且被枪击亡。围困长沙两个月再次放弃,终于攻入了长江边的第一座大城,武昌。最后水陆两路,于1853年攻入南京。

这一段书里写得太简单,有点无法想象,太平军到底战斗力怎么样,满清政府军呢?看起来好像太平军一开始纪律还是很严明的(起码对信众和士兵是这样,否则动则招募几万人根本无法管理),流程清晰,战术也有章法(天地会的人应该有帮忙吧,否则一群考不上秀才的书生再怎么研究也不会的),要知道就连太平历估计是中国第一份类似西历吧。可是攻城乏术,从全州开始就有屠城的风习。满清肯定也不怎么样,居然从金田开始一路攻打打不过的就绕道就让他们到了南京。可能太平军水路有些优势。然后就是感觉成王败寇,太平军不详的历史只能任由后面满清清算或者招供。

之后英法美三国都争相去南京深入了解太平天国,虽然同一个上帝,同一个十诫,但无奈天朝思维根植太深,间隙越来越大。

此后北伐失利(一支打到天津附近),入湖南不得(曾国藩和洪老乡骆巡抚在),倒是在江西,武昌站住了脚跟。其实整体说来太平军应该和满清势均力敌,天京周围可一直有很多清军在驻扎,镇江以北基本没有固定地盘。而这是内乱开始,一开始东王杨秀清就假借上帝传声已经为太平军上层埋下了隐患,终于在他找洪天王要万岁称呼时,天王秘密从外面召回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秦日纲。结果韦秦先到与洪先把杨杀了,然后还设机杀了一堆同党。最后招致石达开埋怨滥杀无辜,石有领军十万之才,洪最终和他一起又杀了韦/秦。以上种种历史(从败镇江官军到破天京附近官兵到内乱)正好被一个投身太平军的爱尔兰人参与其中纪录下来。这是1856年。

然后就剩石达开了,为了躲避洪家的嫉妒,只好开始远走高飞了,名义上是继续西征。洪家开始封王。然后书里重点提到了洪的天王府,女人的世界啊,连9岁的儿子都不许擅入,还有一个洁癖的天王形象,以及一个对圣经痴迷修改的信徒(他真的是信徒吗?他相信上帝吗?还是完全是为了管理他的部下和臣民?他的信徒战士们在国外人看来都有点清教徒的意味…感觉他是)

1857年英国人额尔金带着英国的无敌战舰从香港先到上海,路过南京去武昌,洪想结交不上。洪可能是想利用英国人继续北上推翻满清,额尔金在1860烧了圆明园,把咸丰赶跑了。可是南方甚至周边还没搞定呢,哪来的自信。这个时候在香港传教很久受西方浸淫很久的洪仁轩找到了天王堂哥(他的思想和计划的确很现代,可惜战事吃紧没办法实施),他与后起之秀在永安入军的李秀成决定先攻下东边的苏杭上海,苏杭势如破竹,可惜1860年栽在了上海租界。从此1861年安庆失手开始,曾屠夫(他堂弟可能是主谋)的时代来了。

从洪秀全和罗孝全及其他传教士的沟通看他的确是入迷了,而且神学研究很深。但是纵观下来他的造反梦实在是太初级太幼稚。严重依赖几个人,没有任何策略,一开始的几个王死掉以后,后期严重依赖洪仁轩和李秀成,李也不是战神啊。1862年忠王再次进攻上海,碰上大雪(记载有76cm厚,天啊…)和严寒受阻。这期间上海因为躲避战乱的涌入有点人间地狱的感觉。1863年又想皖北发动攻击解天京之围,在回撤到长江边天京城在望了,又是人间惨状。

结局来得太快,1863年石达开在四川投降被杀,部下几乎被屠杀。然后年底苏州失守,屠城。1864年已经没有粮草了。洪已经完全没有对策了,感觉只想跟上帝对话似的,跟随他的士兵们早就被他抛弃了。然后6月洪病逝。7月天京城坡,又是屠杀。忠王逃离途中被俘处死,幼天王跑到了湖州找干王。8月弃城而逃,10月干王被俘处决。幼天王10月底被俘被杀。

一切都来得太快,也去得太快。这就是最深的感觉。还有,洪秀全真的是个谜,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深宫不出,真的沉迷神学和自己的梦境吗?他的清教徒一般的弟兄们呢,不管啦?来到了小天国过了几天共产主义生活,后续的遭遇实在是太悲惨了。

一个人不成熟的宗教梦,因为满清的腐败统治,还让一干热情的农民们造反了几乎一半。但也因为成功了那么多,导致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个屠城,一堆的人间惨剧。中华民族啊,真的是熬出来的上下五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