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万历十五年 – 黄仁宇

明太祖因为胡惟庸案废宰相三省,集中皇权,亲力亲为。还把皇亲们赶出京城封藩。后来逐渐大学士入阁开始有了宰相之责,宦官也舞文弄墨帮皇帝打下手。张居正辅佐9岁的万历,开始有了首辅次辅之分。好不容易培养了一个喜欢读书的皇帝,熬过了夺情的奏本,嘎嘣走了才58。

礼说好听点是孔子他们推崇周文武王美好天下的传统,实际真是维护旧皇权次序的枷锁,皇帝带头天下都得依礼行事,否则乱了章法,天子也得下发罪己诏,或者遭天谴德不配位。上至天子每个人都在这套礼教次序中生存。

张居正走了,家人没得善待,遭到了清算,历史总在总结和不断的重复。张激进改革,得罪了同僚,损害了整个文官集团的利益。明的文官集团,真的很强大,打不死的小强,杖刑发配都是小事,务必青史留名。

然后来了一个和稀泥的申时行,上位首辅不容易啊,加上前车之鉴,调和阴阳就好了。于是万历也无奈了,后面就无为而治了。

海瑞的彻底君子作风历经嘉靖的牢狱,隆庆的苏州失败的巡抚之旅,最后到万历的养老面子工程,最终可笑的是他的死也解脱了朝廷的尴尬。

戚继光,得益于两位文官的信任和提携,改造了大明中后期孱弱军事(明清后期军事的薄弱好像都挺像)。可成也张居正败也张居正。一个军事将领,要在文官的政治生态中生长发挥真的太难了。

最后一个哲学家李贽,看得不是很明白,一个很矛盾的个体。

礼教中国啊,何其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