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仅你消逝的一面,已经足以让我荣耀一生 - 万夏

这是贾樟柯“二十四城”末了的话,一个讲述城市变迁,社会变革的故事,一个厂,一群人,一段历史。

一贯的贾樟柯风格,写实,人文和历史关怀。唯一觉得不是很好的是,既然是真实的讲述,为何要请那么多名人呢?

“成发”,让我想起了在成都实习的“成飞”,一个是发动机的,一个是飞机的…还安好吗?应该还不错吧,611/成飞加油!

还是那句话,贾樟柯是中国最近一二十年肯定的最优秀的导演,他的“三峡好人”绝对是中国最佳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