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结束,说说生死疲劳中各种投胎的意义吧。

地主西门闹含冤而死后,第一次投的是驴胎。驴嘛,倔劲大啊,等于说的是蓝脸。新中国刚成立没多久,就要成立合作社了,蓝脸死活不入,成了全屯,全公社,全高密县,全山东省,乃至祖国江山一片红中的仅有的一个黑点…

第二次投的是牛胎,牛,老实勤劳本分。正应景了60-70年代,大家鼓足干劲,赶英超美,大炼钢铁的强烈共产主义建设热情。当然这会的三清文革批斗的热情也很高涨…

接下来是猪胎,都70年代中后期了,大养其猪成了毛主席的伟大号召,猪这个时代可光荣了。猪就是反美帝的炮弹。随着主席老人家的过世,一切灰飞烟灭啊…西门猪陪伴的已经是蓝脸下一代的人了,西门金龙那个狂。

80年代、90年代,社会开始慢慢改革开放,家家户户养狗,狗成了人类的宠物。当然西门狗转世而来是最瞧不起宠物狗了,那不配叫狗,一点狗格都没有…这时候西门金龙是大老板,蓝解放也是故事的一部分讲述者已经是副县长。

2000年前后,是第三代的故事,白发人送黑发人啊,第三代没一个好着落…也是最后一个动物转世-猴子。耍猴是社会底层人们的生活手段之一。蓝开放,西门闹,庞凤凰…

最后,也就是故事结局,庞凤凰的孩子在蓝脸的抚养下长大了,他是西门闹的人类转世。他叫大头蓝千岁。整个故事是他这个5岁的小鬼,跟蓝解放的对话。

说起来,大头蓝千岁的妈是庞凤凰(他爸不管是西门欢还是蓝开放都暂且不管了,西门欢是西门金龙包养的儿子,蓝开放是西门金龙的侄子),庞凤凰是西门金龙的私生女,西门金龙是西门闹的亲生儿子。

有些小乱…莫言这小子写动物的感情真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