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上下五千年,西周及以前就不计较当神话处理了,都到战国了,历史居然越来越模糊,很多要靠考古挖掘才有点真线索,都是秦始皇焚书的错吧。所以前不久陕西图书馆公开焚书才会那么刺激人,再想想文革对历史文化的破坏。

香港的建制派选举惨败,台湾的小英创纪录高票当选,无不说明一国两制的彻底失败。。。反共反渗透都是多么强大的一张牌啊。虽然后者有借前者的东风之嫌。年轻人还是有力量的。

看了一个小时多点的‘爱尔兰人’,一看全长200多分钟…没有继续看了。表演延续了一贯的美国黑帮史诗片风格,也都是那几个大叔。也可能是感觉自己老了吧。

还是蛮佩服欣赏蔚来李斌的,希望他能挺过去,坚持下去,越做越好。

突然想起Volvo的xc60广告‘enbracing the future’,因为它和Frozen II中的‘into the unknown’,以及Elsa几次冲入大海的场景,其实都是一个故事。

“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撇开历史局限性,维护伦理常纲的需要,杨慎还是很了不起的,做了一个状元该做的事情。相比今世的软弱无能,甚至为虎作伥者强了不知道哪里去了。

杨慎(1488年12月8日-1559年8月8日),明朝官员、作家。字用修,庵号升庵,别号博南山人、博南戍史,四川新都县(今成都市新都区马家镇升庵村)人,祖籍江西庐陵,为内阁首辅杨廷和之子,正德年间状元,官至翰林院修撰。大礼议事件中,因率领百官在左顺门求世宗改变皇考,而遭贬云南,终老于戍地,一生未获赦免。后追赠光禄少卿,谥号文宪。

现成都市新都区仍存有其私家园林升庵桂湖,昆明城西山之麓、滇池之畔有升庵祠。杨慎与解缙、徐渭合称“明朝三才子”。

杨慎投荒多暇,书无所不览,“奋志诵读,不出户外”。《明史》称其:“明世记诵之博,著作之富,推慎为第一。诗文外,杂着至一百余种,并行于世。”又善弹琵琶。其最具盛名的长篇弹唱叙史之作为《二十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开场词”的《临江仙》乃千古绝唱: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吸烟有害健康?!国家对香烟这么仁慈…

吸烟与肺癌的关系,发病期30年左右。中国烟草消费量占全球1/3。

谈爱国,最好的例子还是,义和团作乱,八国联军侵犯北京,慈溪西逃,东南互保。

可查阅资中筠的有关如何理解爱国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