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思想与声音

费孝通“乡土中国”

看费孝通的书,的确有受教的感觉啊,总有一种被他点开迷雾,解释迷茫了好久好久的问题。上次是士绅,这一次是乡土中国,中国涟漪状社会,与之相随的私德。以前自己总结出来的,国外强调规则,权利和义务,契约;中国呢,是个人的品德来维持,对个人要求很高,好像各有特色。被他一总结,原来这又和中国的家族伦理深深相关。中国的社会关系是个可大可小,模糊不清的概念,光一个家字,就可以引申好多的实际概念。小到一家三四口为家人,多到一个大家族的家人,再大可以到亲戚,亲戚也有疏远之分,飞黄腾达时再远的关系也近了,落魄时再近的也远了。然后自家人可以称呼有共同利益的一堆人。然后还有公家。最大的家则是皇帝的家,国家。由于个人对集体的范畴概念模糊不清,也就讲不清楚个人对更大集体团体的责任和义务是什么了,因为对一个更大的家的背叛,也有可能是为了一个稍微小的家。于是最终只能求己。

然后是关于礼治,比人治vs法治,更精确的描述了乡村社会的次序维持。礼就是对传统的敬仰和遵守,一个相对静止不变化的环境,传统就是高于一切的自然规则,人们会主动去守礼。

然后是男女有别,乡村中国里,大都是男的一伙谈笑风生,女的一伙家长里短,于是乎一个家族里,往往是同性的感情交流更多,夫妻之间倒是没啥可说的。

其实到了后半部分看不太懂,太浅显的文字解释反而脑细胞不够用。比如长老政治,无为政治,无讼社会,基本讲的还是在这片土地上,经验和传统是根基,教化比惩罚重要。所以重点还是前部分奠定了整体大局观。

书后记出现了‘储安平’的名字。这是一个神秘却不可或缺的存在,历史会有他的位置的。

分类
思想与声音

费孝通 – 士绅研究 有感觉政统和道统的分离

这本书一开始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以前只在书上看写着始皇帝以后的皇帝搬出孔子和儒家来保皇权,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仅仅是为了大家学习伦义道德。。。

费先生口述之前发表的文章,经过美国朋友的撰写,再翻译回中文的一本书。有中英对照。先生从他自己的角度发表自己的观点,老外写东西就是来的直接不含糊。

春秋战国之后,封建社会就完结了,中华帝国就进入了大一统的皇权社会,一直到现在,当然中间有偶尔的分裂。古老的封建社会完全是以血统维持政治和社会,不可逾越。也就无所谓造反,顶多就是皇家家族亲戚之间诸侯国打斗两下,还得有调停的。天子家永远就是天子家,诸侯永远是诸侯,大夫永远是大夫,士就一直是士,平民永远是平民。

天子或者诸侯不施仁政怎么办?士大夫就来了,到处游说,布道讲学。但终究这些都是道,跟政无关,他也不敢也不会去逾越权。王道合一了就天下平,反之霸道则人心失。孔子就定义了一套仁的行为规范,先让大家知道这个规范,当然他是希望上至天子诸侯下至士大夫们(应该不包含平民吧,那时候平民都不读书吧)都去践行的,至于是否执行全看个人了。

始皇帝一统后,天子没了,皇帝来了,全天下都是皇帝一个人的,可是麻烦的是,从陈涉起义开始,血统理论就再也站不住脚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刘家坐了庄后,于是乎孔孟的思想就大有用场了。有了不能违反政统的大前提,道统就是成了后来士门的追求目标了。这也是皇帝们最想要的。可是谁曾想,孔子的历史时代背景已经变了。。。

于是乎文人要么做官,要么归隐。做官的无非就是找个安全,给自己,给家族。整个社会成了一个无为管理的社会,生产归平民,自给自足,文人官家士绅们成了寄生阶级,也就会些武文弄墨的了。谈何进步,谈何创新。

直到帝国主义入侵,平民与士绅的乡村平衡局面被打破,士绅们搜刮钱财去消费工业品舶来品,平民们越来越凄惨直到活不下去了。于是乎整个社会的根基动摇了,终于有人找到了平民这个稻草,武装造反啦,又是一个皇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