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记录第一次半马比赛

怀宁半程马拉松,5/26,中到小雨,跑完大雨。

155跑完,跟预计一致。总体来讲,除了气氛,其他跟平时自己跑没啥两样。下雨就带了个帽子,不挡视线帮助很大。袜子即使选了最厚的还是有磨脚不舒服。有些地方有水洼都是趟过去的。

在酒店穿雨披,掉了一只airpod,还好前台看到了跑完去领回来了,在存物时脱雨披也丢了另外一只,幸好及时发现又去捡回来了。这东西掉了真的一点感觉都没的。这也导致步频一直踩的一般,一大半因为掉到下雨的地上了声音很小,只能借助根据速度决定策略,步频基本都到不了180。

然后怀宁这地势,往返都有坡道,最惨的是最后19左右还有一个大上坡,那个时候都迈不动了。

只有将近到终点了才加了下速冲过去了。除了开始有几个点跑得是挺舒服的,比如7/8,12/13的样子。后程是15/6的时候还挺轻松的。然后18以后降速严重。比较幸运的是后程只是右膝盖有点不适,左边没问题。比前两次自己跑两边轮流要熬过去好很多。然后呼吸也基本ok,好像就一两次有一点点没控制好有点乱,但也没岔气。

总体上怀宁挺干净的,说是争创全国卫生城市。但是一是下雨太麻烦,跑完也拦不到车,一路大雨半个多小时走回酒店。然后工作人员对信息不怎么掌握,也不热情。

分类
思想与声音

苏俄在中国

看陈独秀传和文革的两本书,让我意识到苏俄100年间对中国的影响是有多大!
于是也就有兴趣找来看了看蒋先生的‘苏俄在中国’。1956年写完的,斯大林刚走几年,赫鲁晓夫召开二十大,大陆毛主席正在筹备小跃进,和农村集体化。

怎么说呢,读来有种小媳妇诉苦的意思,而且感觉蒋在书里不是百分百的坦诚。总之就是苏俄的奸诈,毛共的虚伪,孙先生的高瞻远瞩,自己曾经的英明神武,还有后来的无奈。
有点营养的是:
1.苏俄的共产主义+沙皇专制+大斯拉夫主义,成就了我们身边的这个另类,也深深的影响了我们100年。
2.苏俄不可信,绝对可不信赖。从外蒙事件,到21世纪的克里米亚,无不佐证着这个国家的野心和手段。
3.蒋也很无奈的承认了外蒙独立的经过和责任。
4.从另一边的角度,可以去理解国共第一次合作的始末,比如中山舰事件和清党。
5.宣传,舆论是多么的重要啊。蒋在46/47/48年间的遭遇很凄惨。

分类
思想与声音

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最近在读麦克。法夸尔的文化大革命的起源,恩,起码从一种视角了解了一点点文革历史。

全书分三卷。

第一卷,1956-57年,涉及到了第一次跃进没怎么动员起来,然后大鸣大放了2个月就突然没了,主席的面子估计有点挂不住啊。但是感觉毛还是没有我之前想象中的那么独裁,应该还是蛮团结人的,否则也不可能从最初残酷的党内斗争中站稳脚跟。然后党内高层其实因为斯大林的倒台等原因,对毛的地位问题估计也有点矛盾。刘副主席们的遭遇从这个时候应该就埋下了伏笔吧。总体来看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批判应该对毛后续的思想产生了挥之不去的影响。从大鸣大放的情况看,那个时候的大学还是有点意思的。

第二卷,1958-1959无疑就是大跃进了,突然来的人民公社,大锅饭,从本来的大丰收到大饥饿(真相到底是丰收还是欠收估计也没人研究得清楚。)大炼钢铁也就炼了几个月。最后毛喊停啦,感觉这个时候毛专权更厉害了,其他党领导人们也基本是热衷搞这些共产主义运动的。讲到刘主席时,无疑连作者都佩服的优秀的品质。真越来越感觉,这都不是人的问题,都是TMD制度问题。我想就算没有陈李引入共产主义,也会有其他人的。时间和地理的因素就决定了,这个国家注定是这样的命运。1959年庐山会议无疑是文革的前奏曲,毛的个人专断从此因为其他人的沉默而开始肆无忌惮了,彭这个‘农民的儿子’从此走向了悲剧,整个社会也从因为大跃进问题可能要变右立马转向反右了,本来可以结束掉的大跃进又延续了一年多,林彪也得以上位。1959年又是西藏问题,中印争端,1960中苏变坏。<牌楼公社大锅饭期间,吃山芋稀饭,挖树根,有时吃糠,饿死了不少人,从书中的记录看安徽是损失最大的省份之一)
第三卷,1961年开始大跃进终于真是结束掉了,毛没有诚恳的反省自己,只是做出了自己最大的底线-农村集体以生产队为工分核算。62年初的七千人大会应该是为文革埋下了矛盾的种子,刘表面上已经是国家主席了,但是党主席毛马上要回来啦。农村单干的兴起,中印1962年冲突,中苏开始论战,毛始终担心他心中的农村集体化,正统的马列主义会被修正注意给搞垮,退居二线半年左右毛就搭起了自己的班子。1963年是中苏对抗最严重的时刻,各种会议吵架,还有意识形态宣传攻势,尤其是那篇论培养接班人重要性的文字,无疑已经说明毛已经有了计划了,可是他身边一干人等此时还没有觉察到危险已经在身边了。64年,核弹成功了,虽然赫鲁晓夫垮台了但是中苏还是彻底分裂了,被苏联剔出了社会主义集团,但也有好处,有了法国朋友的承认(都不愿意在各自阵营有一家独大),越南内战也要开打了,中国成了坚强后盾。然后就是64年底,毛开始怀疑刘邓了,71岁生日宴上已经在警告了。在社教运动,四清上,毛觉得邓忽视他,刘反驳他,毛说有人开始翘尾巴了,有人在搞独立王国了…江这个时候开始从文化领域走上前台,上海的宣传部门的人开始要登上历史舞台了。65年,悲剧就要开始,整肃彭/罗/陆/杨,支持攻击吴晗,畅游完武汉长江,主席66年亲自出马了。

纵观大局,整个制度和党的决议形式就决定了毛的地位不可侵犯,周越来越听话可能真的只适合利用个人风采做外交,刘只不过是毛提拔起来的而已,毛能提他上来能在高饶事件中保他当然也很容易赶他下去,元帅们呢,彭被打倒后,林成了毛的忠实吹捧者。毛始终有对共产主义的思路,集体化不可侵犯,对革命的热情,对苏联修正主义的排斥。然后赫鲁晓夫对斯大林的秘密报告,赫鲁晓夫的突然下台,他肯定感到自己的危险(杨被发现搞窃听感觉就是自作孽)。党内整风估计对很多高级党员干部的影响很深,造成了人格上的缺陷,加上一些左倾分子的支持(比如上海的柯),一些阴谋家的捣鬼(康陈),江青在文化领域的发动,一场从下而上的党内自我革命就这样开始了。

分类
思想与声音

中共首任总书记陈独秀

陈仲甫,安庆怀宁人,晚清秀才,1879年生.他们家祖上其实和太湖状元赵文楷颇有渊源.
安庆等地教过书,日本留过学,办了很多新式杂志,尤其是’新青年’的创办,做了北大文科学长,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人物,是那时候好多年轻人的偶像(包括毛润之).
1919年五四前后的仲甫想想应该是最得意的时候吧,也是中国思想最开放最自由的时代.全书最痛快的一节莫过于他们那群人吟诗作对,又互相营救的情景.
可惜,个性不擅长搞政治的更不喜欢搞军事的他碰到了共产主义幽灵来到了中国,共产国际正在全世界大施拳脚,虽说是前期的发起人,负责人和总书记,却最终导致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看过书,才明白,苏联这个国家对中国的影响真是太大了,对毛润之年轻时期也有所了解了还是蛮积极有为的青年的虽然一无高文凭二不是工人身份(共产国际看重的)但是抓住了农运的重点.其他的收获:
1. 安庆府,徽州府,近代真出了不少人才!
2. 跟陈仲甫对李守常的钦佩一样,我也很佩服李大钊.身在虎穴,几乎所有的工人学生运动,都是他发起组织.追求理想而且视死如归.
3. 对旧文化嗤之以鼻同时,陈其实还是古风犹存,刚正不阿.不阿谀奉承,不摇尾乞怜,不搞人生攻击,能容人,个性令人钦佩.共产党曾经对他的污蔑正说明了政治啊,就是这么肮脏.
4. 陈的两个儿子,尤其是大儿子,也是真正的为了理想,粉身碎骨啊…那个时候的革命青年们,真的是毫无畏惧,赴汤蹈火,伟大的一群人.
5. 对子女婚姻上,感觉陈真的太冷漠了,或许真的这就是老天的公平吧.不过因为这个,他对蒋中正是不共戴天.

分类
思想与声音

曾国藩家书

作为半个圣人的曾国藩,家信读下来,发现:
1.其实真的是很普通的一个凡人,跟家里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兄弟们问长问短的,就嫌不够多,不够详尽;
2.对自己要求很高,一直在反省,自己做到了也才能要求他弟弟们,或者儿女们;
3.对皇权还是很敬畏的,毕竟是进士出来的,做事先得考虑保大清,其次才是爱民,所以歼灭太平军过程中肯定有时候会手狠顾不上百姓的;
4.能容人,气量大,朋友多,说过‘器乃才之根也’,认为别人说他弟弟器大才大也是对他弟弟最大的褒奖,毕竟他自己也觉得自己才气不够;
5.不恋权不恋钱,他给家里的家信应该不会有假话吧,暂且应该可以这么总结他;相信月满则亏,做事不宜太满,太锋芒太招摇太有钱等等都是大忌;
6.最后就是他女儿们大多其实都没有找到好的归宿,许配的朋友家后代也往往不争气,他个人也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始终脱离不了儒家的那些思想。

分类
思想与声音

2018书单

传习录
浮生六记
先秦儒学讲稿
极简欧洲简史
人类的群星闪耀时
晚清外交七十年(1/2)
一九八四
世界简史
13次时空穿梭之旅

分类
思想与声音

传习录 读摘

1. 王阳明的教育观
王汝中、省曾侍坐。
先生握扇命曰:“你们用扇。”
省曾起对曰:“不敢。”
先生曰:“圣人之学,不是这等捆缚苦楚的,不是妆做道学的模样。”
汝中曰:“观‘仲尼与曾点言志’一章略见。”
先生曰:“然。以此章观之,圣人何等宽洪包含气象!且为师者问志于群弟子,三子皆整顿以对。至于曾点,瓢飘然不看那三子在眼,自去鼓起瑟来,何等狂态!及至言志,又不对师之问目,都是狂言。设在伊川,或斥骂起来了。圣人乃复称许他,何等气象!圣人教人,不是个束缚他通做一般,只如狂者便从狂处成就他,狷者便从狷处成就他。人之才气如何同得?”

2. 王阳明的搞笑
一友问“功夫不切”。
先生曰:“学问功夫,我已曾一句道尽。如何今日转说转远,都不着根?”
对曰:“‘致良知’盖闻教矣。然亦须讲明。”
先生曰:“既知‘致良知’,又何可讲明?良知本是明白,实落用功便是。不肯用功,只在语言上转说转糊涂。”
曰:“正求讲明致之之功。”
先生曰:“此亦须你自家求,我亦无别法可道。昔有禅师,人来问法,只把麈尾提起。一日,其徒将其麈尾藏过,试他如何设法。禅师寻麈尾不见,又空手提起。我这个良知就是设法的麈尾,舍了这个,有何可提得?”
少间,又一友请问功夫切要。先生旁顾曰:“我麈尾安在?” 一时在座者皆跃然。

3. 王阳明的骂人
萧惠好仙、释。
先生警之曰:“吾亦自幼笃志二氏,自谓既有所得,谓儒者为不足学。其后居夷三载,见得圣人之学若是其简易广大,始自叹悔错用了三十年气力。大抵二氏之学,其妙与圣人只有毫厘之间。汝今所学,乃其土苴,辄自信自好若此,真鸱鸮窃腐鼠耳。”
惠请问二氏之妙。
先生曰:“向汝说圣人之学简易广大,汝却不问我悟的,只问我悔的。”
惠惭谢,请问圣人之学。
先生曰:“汝今只是了人事问,得汝办个真要求为圣人的心,来与汝说。”
惠再三请。
先生曰:“已与汝一句道尽,汝尚自不会!”

理解中的王阳明中心思想:克己私,致良知,知行合一。
4. 怎么克己私?
萧惠问:“己私难克,奈何?”
先生曰:“将汝己私来,替汝克。”
先生曰:“人须有为己之心,方能克己;能克己,方能成己。”
萧惠曰:“惠亦颇有为己之心,不知缘何不能克己?”
先生曰:“且说汝有为己之心是如何。”
惠良久曰:“惠亦一心要做好人,便自谓颇有为己之心。今思之,看来亦只是为得个躯壳的己,不曾为个真己。”
先生曰:“真己何曾离着躯壳!恐汝连那躯壳的己也不曾为。且道汝所谓躯壳的己,岂不是耳目口鼻四肢?”
惠曰:“正是。为此,目便要色,耳便要声,口便要味,四肢便要逸乐,所以不能克。”
先生曰:“‘美色令人目盲,美声令人耳聋,美味令人口爽,驰骋田猎令人发狂’,这都是害汝耳目口鼻四肢的,岂得是为汝耳目口鼻四肢?若为着耳目口鼻四肢时,便须思量耳如何听,目如何视,口如何言,四肢如何动。必须非礼勿视听言动,方才成得个耳目口鼻四肢,这个才是为着耳目口鼻四肢。汝今终日向外驰求,为名为利,这都是为着躯壳外面的物事。汝若为着耳目口鼻四肢,要非礼勿视听言动时,岂是汝之耳目口鼻四肢自能勿视听言动,须由汝心。这视听言动皆是汝心,汝心之视,发窍于目;汝心之听,发窍于耳;汝心之言,发窍于口;汝心之动,发窍于四肢。若无汝心,便无耳目口鼻四肢。所谓汝心,亦不专是那一团血肉。若是那一团血肉,如今已死的人,那一团血肉还在,缘何不能视听言动?所谓汝心,却是那能视听言动的,这个便是性,便是天理。有这个性才能生,这性之生理便谓之仁。这性之生理,发在目便会视,发在耳便会听,发在口便会言,发在四肢便会动,都只是那天理发生,以其主宰一身,故谓之心。这心之本体,原只是个天理,原无非礼,这个便是汝之真己。这个真己是躯壳的主宰。若无真己,便无躯壳。真是有之即生,无之即死。汝若真为那个躯壳的己,必须用着这个真己,便须常常保守着这个真己的本体,戒慎不睹,恐惧不闻,惟恐亏损了他一些。才有一毫非礼萌动,便如刀割,如针刺,忍耐不过,必须去了刀,拔了针,这才是有为己之心,方能克己。汝今正是认贼作子,缘何却说有为己之心,不能克己?”

5. 什么是‘格物致知’呢?
先生曰:“先儒解‘格物’为‘格天下之物’,天下之物如何格得?且谓‘一草一木亦皆有理’,今如何去格?纵格得草木来,如何反来诚得自家意?我解‘格’作‘正’字义,‘物’作‘事’字义。《大学》之所谓‘身’,即耳、目、口、鼻、四肢是也。欲修身,便是要目非礼勿视,耳非礼勿听,口非礼勿言,四肢非礼勿动。要修这个身,身上如何用得工夫?心者身之主宰,目虽视而所以视者心也,耳虽听而所以听者心也,口与四肢虽言、动而所以言、动者心也。故欲修身在于体当自家心体,常令廓然大公,无有些子不正处。主宰一正,则发窍于目,自无非礼之视;发窍于耳,自无非礼之听;发窍于口与四肢,自无非礼之言、动;此便是修身在正其心。
然至善者,心之本体也,心之本体,那有不善?如今要正心,本体上何处用得功?必就心之援动处才可着力也。心之发动,不能无不善,故须就此处着力,便是在诚意。如一念发在好善上,便实实落落去好善;一念发在恶恶上,便实实落落去恶恶。意之所发,既无不诚,则其本体如何有不正的?故欲正其心,在诚意。工夫到诚意,始有着落处。
然诚意之本,又在于致知也。所谓‘人虽不知而已所独知’者,此正是吾心良知处。然知得善,却不依这个良知便做去;知得不善,却不依这个真知便不去做,则这个真知便遮蔽了,是不能致知也。吾心良知既不得扩充到底,则善虽知好,不能着实好了;恶虽知恶,不能着实恶了,如何得意诚?故致知者,意诚之本也。
然亦不是悬空的致知,致知在实事上格。如意在于为善,便就这件事上去为;意在于去恶,便就这件事上去不为。去恶固是格不正以归于正,为善则不善正了,亦是格不正以归于正也。如此,则吾心良知无私欲蔽了,得以致其极,而意之所发,好善去恶,无有不诚矣。诚意功夫实下手处在格物也。若如此格物,人人便做得。‘人皆可以为尧、舜’,正在此也。”

然后是一些关键点:

知是知非是良知。
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

问:“良知原是中和的,如何却有过、不及?”
先生曰:“知得过、不及处,就是中和。” — 这逻辑说起来让人很明白哦
“‘所恶于上’是良知,‘毋以使下’即是致知。” — 引用“大学”里面的己所欲与勿施于人,说明了知和行是合一的。

最后就是读着明人的文字,也终于澄清了一些我原本以为是日本传过来的现代词其实古代早就有了。比如‘物理’‘精灵’等等。

分类
思想与声音

儒家思想 读书摘要

孔子 – 仁,君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个人修行,修身诸己求己。己正则下正,无为而治。道出了君子的最高境界,走的是跟‘七戒’明显不同的出发点。毕竟你做到了就是君子,你做不到也不是坏人,最多不是君子而已,毕竟孔子都说自己很多做不到。今天路上看到M门口车道放着一个牌子,写着‘如果你是君子,就不该把车子停在车道…”,呵呵。
孟子 – 仁政,以民为本。继承了仁,修身,求己。更突出表现了‘民’本主义。

感觉中国也需要来一场古典的文艺复兴。